财富人生
奥德丽?麦克林:天使投资人中的超级明星
2013-06-03 17:49  财富人生

奥德丽·麦克林(Audrey MacLean)可能是硅谷唯一没有被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撂倒的投资人。“这么多年过去了,奥德丽仍是一位超级明星。”——风险投资家蒂姆•德瑞普(Tim Draper)。

“我只是对如何衡量这股互联网狂热没有十足的把握而已。”61岁的麦克林说道,她是美国经验最丰富、人脉最广,也是最成功的天使投资人之一。

这与自登上《福布斯》杂志封面以来,她秉持了至少15年的观点相一致。“我的座右铭是,连在你的投资组合中是否需要一家网络公司都有待商榷的时候,你并不需要投资六家空洞无物的网络公司。”

麦克林可不是害怕或厌恶技术的勒德分子(Luddite,指强烈反对机械化和自动化的人——译注)。

当她身为硅谷最大风投基金的一名有限合伙人时,她是电子港湾(eBay)、谷歌(Google)、网飞(Netflix)、Twitter、Foursquare和LinkedIn的首轮投资人。但当轮到她自己下注时,有过两次创业经历的麦克林寻找的是自己有所了解的变革性技术,如存储基础设施和数据分析。“现在向云端的转移代表着我有生以来IT领域出现的最重要转变。”她说道,“我最初做的是分时和分组交换联网,这是互联网的前身。当你细想一下时,分组交换网络上的分时应用就是云技术。”

现在任何人都能成为天使投资人,给予初创企业最初的支持。

据新罕布什尔大学创业研究中心(Center for Venture Research)报道,在美国,天使投资人的数量超过了26.8万人,他们每笔投资的平均金额为34万美元——去年天使投资人的投资总额达到了230亿美元(风险投资家们是拿别人的钱进行投资,2012年美国风投总额达到了265亿美元)。

麦克林十分挑剔:她一年只投资一两家公司,目前总共资助了九家公司。与许多风投基金不同的是,她没有试图去鉴别某家公司是否位居年度十大初创企业之列。她寻找的是少数有潜力对行业进行重塑的科技企业和创业者,这使她接触了一些她希望原本能由自己创建的公司。她的方法可以被归结为“考虑问题时要更像一位创业者而不是投资人。”

考虑到她的创业背景,这毫不奇怪。她表示,“我骨子里是一名网络基础设施的水管工。”1982年夏天,当硅谷的女性创始人还凤毛麟角时,麦克林离开了一家早期的网络公司——泰姆谢尔公司(Tymshare),去创办了网络设备技术公司(Network Equipment Technologies),该公司为广域网络产品生产一系列交换机。

随后的五年时间里这家公司吸引了将近2,500万美元风投资金并且得以成功上市,而麦克林拿着不到1%的股份结束了这段创业。所以1988年,当她的第二家公司——高速交换机制造商Adaptive——起步时,麦克林攥牢了21%的股份。她将自己价值600万美元的全部股份套现,以便投资那些(用她的话说)她本想“自己创建的”初创企业。

虽然麦克林用最简单直接的方法检验着发展前景,她也亲自充当驾驶员。

“像所有优秀的创业者一样,我对有机会亲自掌舵深感痴迷。”她说道,这常常能解决瓶颈问题或棘手的状况,“找出这正在伤害谁以及伤害有多深。”她是如此掂量初创企业团队的:“我只与那些我愿意休戚与共的人合作。”创始人“要有创造性;他们需要极具竞争精神。”至于科技优势,麦克林寻找的产品“优势要足够大,以至于消费者一旦将产品拿到手上,就不容你拿走。该产品如此有价值,以致于消费者将奋力保有它。”

麦克林自己为她所播种的公司注入了强烈的决心。“我将奋力工作,不惜任何代价使之成功,哪怕仅有不高的回报。”她说道。据她自己说,亏钱仅有两三次。

早在网飞公司灵光初现之前,她就支持着里德·哈斯廷斯(Reed Hastings)。她为哈斯廷斯的Pure Software公司注入了24.5万美元——该公司为调试代码和加快产品问世速度提供了开创性的工具。5年之后,1995年Pure Software首次公开募股发行时,麦克林将500万美元收入囊中。“我现在仍然向她寻求灵感,”哈斯廷斯说道,“并常常引用她‘要么不同凡响,要么销声匿迹’的观点。”

她将10万美元左右的资金押注于斯科特·韦斯(Scott Weiss)的IronPort公司,该公司旨在防范病毒及恶意软件对电子邮件的威胁。2007年,当思科(Cisco)斥资8.3亿美元将其收购时,麦克林收获了200万美元的回报。她说,“当你改变游戏规则并在某一市场领域中成为领头羊之时,就是你获得十倍回报之日。”

当然,并非每笔交易都能带来一笔横财。“以Centrality为例”,她说,她向这家成立于2006年的初创企业投资了30万美元。该公司生产导航芯片和用以支持移动设备GPS的所谓固件。“我取得了三倍多的回报,因此差不多有100万美元。但当你不得不将技术卖给他人时,对自己命运的把控能力就会弱一些。”

作为斯坦福大学工程学院的咨询教授,麦克林能够早早地看到充满希望的初创企业。“我认为从斯坦福大学出来的最优秀团队,奥德丽未曾放过任何一个。”IronPort公司的韦斯说道,现在他是安德森·霍洛维茨基金(Andreessen Horowitz)的一名合伙人。阿瑞吉特·森古普塔(Arijit Sengupta)离开斯坦福去哈佛之后,麦克林一直关注着他。

在哈佛,森古普塔与克莱顿·克里斯坦森(Clayton Christensen)结识,并创办了BeyondCore公司,这是一家数据分析初创企业,能够在几分钟之内从数以百万计的数据变量中筛选出最相关的假设或见解。她说,这个想法就是从数据科学家手中抢走权力,并把它交给首席执行官和首席财务官——“那些能够真正用信息做点什么的人”。

由麦克林担任董事长的Coraid公司正在试图彻底改造数据存储。“我们最初创办Coraid是让一群工程师为其他工程师们打造产品。”当意识到数据存储将大规模转移到云端时,该公司的创始人兼首席财务官布兰特利·科伊利(Brantley Coile)如是说道。

为了紧跟这一潮流,他需要行政人员、营销团队还有法律顾问;这些都需要真金白银。科伊利首先想到的是25年前结识的麦克林,当时其任职于Adaptive公司。“我将她视为一位五星级的领导人。”他说道。麦克林总共投资了30万美元——而且开始接手管理。“不要让其他人知道。”麦克林对他说,“我们将让它风靡硅谷的沙山路。”

当时是在2009年。到该年年底时,Coraid在由Allegis Capital领投的第一轮融资中募得了1,000万美元资金,随后又在2010年和2011年时,分别融资2,500万美元和5,000万美元。“奥德丽和亲朋好友们一起帮助完成了第一轮融资。”科伊力回想道,“她打了35分钟电话,筹到了100万美元。”当他终于见到了这些投资人之中的几位时,他们的说法如出一辙:再也没有谁能够仅凭三言两语就让他们为一家闻所未闻的公司开出10万美元的支票。

编辑:Sunny

查看更多关于【财富人生】的文章

展开全文

图片推荐
推荐栏目
今日热卖
你可能感兴趣
发表评论
0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