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富人生
卫哲:求仁得仁 便是一种幸福
2013-06-08 23:24  财富人生

对于卫哲而言,幸福感,是自我对预期实现程度的体现,求仁得仁,便是一种幸福。有大、中、小三种平衡状态,选择其中之一都是幸福的。同时学会感恩——因为有人帮也是一种对施恩者的成全。

背景:“幸福感指数”的概念起源于30多年前,最早是由不丹国王提出并付诸实践的。20多年来,在人均GDP仅为700多美元的南亚小国不丹,国民总体生活得较幸福。“不丹模式”引起了世界的关注。

初见卫哲,只觉他说话不急不徐,却铿锵有力,第一印象便是这是一个自信而不骄傲、对现状及其满足的成功人士。正巧他刚完成前一轮的会晤,虽然还没到我们约定的采访时间,仍然没有架子地走进了会客厅,有力的握手、寒暄。

生于70年代初的卫哲,有着令人羡慕的履历,他曾有过最引人注目的头衔包括:“万国证券管金生的秘书、普华永道英国总部经理和高级经理、百安居(中国区)总裁也是世界500强最年轻的中国总裁、阿里巴巴公司总裁及阿里巴巴集团执行副总裁”。但是通过与卫哲的一番交流,我们发现这种一帆风顺并不是一种偶然,更多的时候,卫哲所持的“积极的思考(Positive-thinking)”态度起了决定性作用。

当问起卫哲对于幸福的看法,他露出招牌式的自信微笑,因为对他眼中的幸福,卫哲很早就下过一个定义,叫做“五老三有”——五个老分别是“有个老婆、有个老窝、有些老本,有群老友、当位老师”。

卫哲进一步解释道:“这些都挺重要,里面包含了物质和精神两个方面,老窝和老本是相对物质一些的方面,也不能说脱离了这些物质,但是我这个比例处理得还算可以,在我这里有40%是物质方面,还有60%是精神方面。”看来,房子票子之外,卫哲还是更看重精神层面自我实现的程度,这里面包括了家庭、友谊以及个人兴趣。

此外,卫哲现在也确实当成了一位老师——他现在是上海外国语大学编制内的教授,今年要带的学生可能要超过200多人了,他一年大概有16个课时。这得益于自己的事业给了他一定的自由,从而能更好的在母校奉献自己的价值,他也认为相比直接捐款这是更好的回馈之举。并且在他看来,有人帮也是一种对施恩者的成全。

另外,卫哲的“三个有”就是“有事做、有人爱、有期待”,他说“这样你的人生就会非常幸福。有人爱是双向的事情,就是有人值得我去爱,同时也有人会关爱我,这当中包括家人、朋友、团队,我有一个值得去爱的团队,因为我有什么事的时候,团队都真的会非常关爱我,家人和朋友也都是这样,总之就是要有人爱。”

对于“有事做”,卫哲则做了更为具体的阐释:“我离开阿里巴巴的时候,我觉得休息6个月,玩上6个月,结果我玩的时间连6个礼拜都不到,我玩了6天之后我觉得没事干,所以我又去找了事情做,做了一点比较有成就感的事情,就是要有一个你喜欢去做的事情,所以我觉得第二个应该是‘有事做’。

第三就是 ‘有所期待’。如果你想好了你的人生从现在到退休,或者是你知道了你要从现在走向终点,如果你什么事都知道了,这样你就没什么好期待的了。所以我当时在离开阿里巴巴的那个时候,我那年29岁我还差临门一脚我就是合伙人了,我在28岁的时候,我就知道我29岁就可以当上合伙人。在这个时候,我突然看到了55岁退休的合伙人,这样之后我就感觉我没有什么好期待的了,因为从29岁到55岁的这26年,我大概会做什么事我都知道了,所以我就感觉那还有什么幸福可言。”

原来,一直伴随着卫哲事业上不断突破自我、把握住一个又一个难得机会的,就是这简单却也意味深远四个字——有所期待。换句话说,对于卫哲而言,幸福感,是自我对预期实现程度的体现,求仁得仁,便是一种幸福。

在卫哲过去所经历的那些起起伏伏到功成名就背后,可以发现卫哲所持的“积极的思考(Positive-thinking)”态度也起了决定性作用,就像1995年万国证券因为国债事件倒下,但卫哲看到最后还是有好的结果,当时的很多同事因此选择了创业,如今事业都颇成功; “中国金牌供应商”欺诈事件虽导致他离开阿里巴巴,但他的举动也使得有关部门对事件相当重视,最终在他辞职2个月后对嫌疑人进行集中抓捕、得到应有的惩罚。——“事情的发生未必总是最好的,但可以对已发生的事情尽力而为、做到最好。”《哈佛幸福课》里这样说道。

而积极地思考正是幸福的秘诀之一。一个人怎样解读他的遭遇、危机还是机会、正面还是负面,决定了他的态度、进而会影响到他的成就和幸福感。

至于从普世的角度讨论关于怎样的人生是幸福的人生,卫哲结合自己的经验和对身边形形色色的人的洞察,形成了一个十分精辟的理论,即“大、中、小平衡理论”,这三种平衡状态,无论选择其中哪一个都是幸福的。

它们分别是:“小平衡,就是每天把生活和工作分得干干净净,朝九晚五在工作,朝九晚五以外我在生活,这样每天的生活都会非常的平衡;中平衡,比如外国公司里员工虽然加班加点也会非常频繁,但是到每年的时候都会有一个固定休假,虽然他每天的平衡可以被打破,但他一年的平衡是不可以被打破的;第三种就是大平衡。”

卫哲进而以自己为例,解释大平衡的定义:“可能我在十年到十五年之前,我既没有小平衡和中平衡,但可能我现在就是一个大平衡,我现在有时间、也有了一定的财富,可以去做我真正想去做的事情。我在40岁之前我可能没有中、小这两个平衡,但我的人生,现在可能就追求到了一个更大的平衡。”

确实是这样,在过去的二十几年里,卫哲很少有休息的机会,在事业上所花的精力和付出是同龄人很难想象的。

而正是这种付出才换来今天令人艳羡的成就,实现了更大的平衡。31岁就成为百安居中国区总裁,36岁加入阿里巴巴,于不惑之年离开阿里巴巴,41岁成立了自己的PE投资公司。

马斯洛曾说40岁以下无自我实现者,通常人们实现自我的年龄段位于40-50岁之间。

谈起工作之余的休闲爱好,卫哲略显无奈地表示:“这个可能是我比较大的一个问题,我到现在找不到一个爱好,可以让我真正投入进去,因为我什么都会一点,任何你们采访过的人会的东西,我基本上都会一点。

但我同事对我说,我最喜欢做的事还是去动脑筋帮助别人,如果一个企业有困惑,我可以通过和他的交流帮助他提升,我帮助这个企业改变他们的创始人,改变他们的团队,这可能是我做得最开心的事。”

根据马斯洛的发现,自我实现者无一例外都献身于一项事业,专心致志地从事某种工作,似乎命运安排他们去做这种工作。同时他们也喜欢这种工作,他们通过工作实现自我潜能的过程,也是为社会作出贡献的过程。

我们相信卫哲所描述的生活现状和从中透出的哲思与马斯洛的“自我实现的人”的特点出现的某种重合不是一个巧合,而是一种证明,区别于事业有成、区别于财富领先,是另一个人生阶段的扬帆起航。

编辑:Sunny

查看更多关于【财富人生】的文章

展开全文

图片推荐
推荐栏目
今日热卖
你可能感兴趣
发表评论
0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