组织管理
九点领导力信任读后感
2017-04-09 22:06  组织管理

  信任其实是源自我们自己,信任的前提是自信,连自己都不相信的人让他去相信别人是多么荒谬的事情。下面百搜网小编给大家分享九点领导力信任读后感,谢谢阅览。

  九点领导力信任读后感一

  人们互相信任是因为创造,人们去信任是基于心中的无惧,而信任的外在表现是放弃控制。

  首先我得承认,信任这一点我学习的不够好,也没有在生活之中足够的体验到它。这次备课的时候,我甚至都不够明白信任的原因是创造,然而当我在讲解的过程中与赵俊分享的时候,突然之间犹如天空豁然开朗起来,我对它又有了一个全新的认识,这一点要十分感谢赵俊,没有她的启示,我想我还是仅仅停留在只是知道它这样一个浅显的层面之上的。

  信任是因为创造,凭什么这么说?前面无论讲到激情,负责任也好,欣赏,付出也罢,它们的原因都是名词性短语,比如说欣赏是因为爱,付出是因为自私等,可是现在这里突然来了个动词,我感觉手忙脚乱起来,我始终找不到创造是信任深层次的原因这个问题的答案。后来我才明白信任是因为创造,创造什么呢?创造价值,创造出新的可能性。就拿咱们指导电话来说吧,咱们新方和老方的关系就是信任关系,同时新方对于九点的学习也是一种信任。我们在讲解信任的时候强调信任的主动权在于我自己。那我们老方来说吧,我们将自己学到的九点知识与新方分享,也期望他们能够有所体验,对他们有所帮助,而我们唯一可以较好了解他们是否掌握好的资料就是他们的跟帖了,当然这可能具有一定的片面性,但也确实可以有所反应。如果他们跟帖没有跟好,我们也要信任他们,因为指导的一开始我们就相信新方有能力去学好九点,可能现在还只是简单的理解,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们不能够学好,因为我们的这种我相信,我们的信任,如果新方能够真切感受到的话,那么在我们之间就创造出了一种新的关系,一种新的模式,就是我们的信任不仅可以鼓励新方能够体验到九点的魅力,同时反过来新方熟练掌握与领悟也同样推动着我们去更加付出。这就是信任创造出的价值,创造出的可能性。

  为什么有些新方也包括我们当初学习九点的时候不能够学好,究其原因是我们没有对九点信任。我们不相信他可以有如此的威力,能够改变我们脑海中根深蒂固的观念与想法,或者说我们不相信自己可以将它学好。结果呢,我们就真的不能够学好它。有一点我们应该十分的明白,当我们相信自己可以去做好一件事情的时候我们就真的可以。这也便是-信任创造的价值。

  九点领导力信任读后感二

  人们对信任做了很多定义和解释,不同的领域对信任的理解并不相同,归纳起来,基本上脱离不了这两个方面:要么从信念上定义信任,认为信任是一种信念、自信或预期一方值得信赖并获得其专业知识与可靠性,这是倾向于心理学的观点,要么从行为互动上定义信任,认为信任是一种行为意图或行为,反映了一方对他方行为的信赖,这是倾向于社会学的观点。这些定义有它的道理,在各自的领域为信任找到了最好的解释。

  多人谈到信任的时候,一定会说:“这个人值得信任”或者“这个人不值得信任”,有人还会恨恨不平地说:“我信任她,却被他骗了!”这些话说起来琅琅上口,听到起来似乎也没有什么问题。因为信任才被骗,这符合我们**惯性的思维逻辑。

  不知道大家有没有发现,上述语言有一个共同的取向,着重点是在“他”,也就是说,信任不信任,最主要的是“他”,是“他”值得我信任,是“他”让我没有信任感,是“他”骗取了我的信任。不少人理解信任的时候,都是这样把核心放在被信任者身上,无论功过,皆是“他”的原因,“他”在信任中是如此的活跃。

  信任真的就是由“他”来决定的吗?很多人都坐过飞机,而且最近几年发生了好几次飞机失事的事件,任何一架飞机都有掉下来的可能。那我们为什么还要坐飞机?是信任飞行员,还是信任飞机工程师?如果在此回答“是”,那就难以理解了,有几位乘客知道飞行员和工程师是谁?他们有什么表现让你觉得他们是值得信任的?也许有人说是想信航空公司的品牌和飞机的质量,那么,已经失事的飞机有几架不属于知名品牌的公司?在绝大部分人对飞机技术一无所知的现实情况下,有什么理由相信飞机的质量是没有问题的?

  看来,相信飞机不会出事与飞机没有关系,与驾驶员也没有关系,与航空公司品牌更没有关系,总之与“他”没有关系,那与什么有关?与“我”有关系,因为这是“我相信”的。相信什么?相信自己,相信心中那个会一路平安的判断和感觉,相信自己的信心。

  信任跟别人没有关系,信任与自己有关。当信任的对象在自己的视线之外,大部分人会同意这个说法。比如,飞机、工程师、飞行员,都是在我们的了解之外,信任他们其实是信任自己。但是。当信任对象在自己的了解范围之内,有人就不一定认可这个观点了,他们会坚持地认为是否信任取决于对方。

  那我们浏览一下诸葛亮七擒孟获的故事。诸葛亮第一次擒孟获后,孟获说:“山僻路犯狭,误遭汝手,如何肯服?”并答应如果诸葛亮放了他,再次被擒便肯降服。很快,他再次被捉,可他认为:“乃吾手下之人自相残杀,以致如此,如何肯服?”还信誓旦旦地说:“若丞相再擒得我,那时倾心吐胆归降,并不敢改移也。”到第三次被擒,他又有了新的理由:“此乃天败,非吾之不能也。如何肯服?”他还要同诸葛亮决战,“那时擒得,方才死心塌地而降。”话是这么说,第四次被擒,孟获并不死心:“吾虽是化外之人,不似丞相专施诡计,吾如何肯服?”还拍胸脯保证:“若丞相再拿住吾,吾那时倾心降服,誓不反乱。”等到第五次被擒,孟获耍起了无赖:“要杀便杀,只是不服!”他要重整兵马,与诸葛亮共决胜负,若再次被擒,“吾汉子子孙孙,倾心服事”。谁知第六战孟获又被擒拿,他再次不讲道理:“此是我等自来送死,非汝之能也。吾心未服。”再次保证如果下次被捉,“吾方倾心归服,誓不反矣。”第七次被擒,孟获终于被诸葛亮感化:“某子子孙孙皆感覆载生成之恩,安得不服”,并垂泪谢罪:“丞相天威,南人不复反矣!”

  孟获数次言而无信,到后来竟然蛮不讲理,按照信任取决于对方的逻辑,按照我们今天的信任标准,孟获是大骗子,绝不可信,可是诸葛亮相信能够再次擒拿孟获,相信他最终会诚心归降,不怕多次放虎归山,诸葛亮还相信孟获是让南方安定的主要人物,当长史费纬建议安置官吏与孟获一起管理时,他没有采纳,认为外人只会给南方带来麻烦。于是,诸葛亮没有安置一人一兵,所夺之地,尽皆归还,还是让孟获行使权力,独掌南疆。

  诸葛亮的信任与孟获的表现有什么关系?如果讲有关系,孟获的食言只能让他越加不信任,可他还是对孟获的归降深信不疑,每一次释放孟获,诸葛亮的信任与“我相信”有关,与孟获留给他的印象毫不相干,“我相信你”,是“我”信任“你”,主动权在“我”身上,“你”的表现动摇不了“我”的信任。

  为什么人们**惯于将信任的决定权交给别人?为什么人们总是把受骗的原因推到被信任者的身上?当你随着以下的模式去体验的时候,就会对此有新的认识了:人们互相信任是因为创造,人们敢于信任是基于心中的无惧,信任的表现方式是放弃控制。

  九点领导力信任读后感三

  人们对信任做了很多定义和解释,不同的领域对信任的理解并不相同,归纳起来,基本上脱离不了这两个方面:要么从信念上定义信任,认为信任是一种信念、自信或预期一方值得信赖并获得其专业知识与可靠性,这是倾向于心理学的观点,要么从行为互动上定义信任,认为信任是一种行为意图或行为,反映了一方对他方行为的信赖,这是倾向于社会学的观点。这些定义有它的道理,在各自的领域为信任找到了最好的解释。

  多人谈到信任的时候,一定会说:“这个人值得信任”或者“这个人不值得信任”,有人还会恨恨不平地说:“我信任她,却被他骗了!”这些话说起来琅琅上口,听到起来似乎也没有什么问题。因为信任才被骗,这符合我们**惯性的思维逻辑。

  不知道大家有没有发现,上述语言有一个共同的取向,着重点是在“他”,也就是说,信任不信任,最主要的是“他”,是“他”值得我信任,是“他”让我没有信任感,是“他”骗取了我的信任。不少人理解信任的时候,都是这样把核心放在被信任者身上,无论功过,皆是“他”的原因,“他”在信任中是如此的活跃。

  信任真的就是由“他”来决定的吗?很多人都坐过飞机,而且最近几年发生了好几次飞机失事的事件,任何一架飞机都有掉下来的可能。那我们为什么还要坐飞机?是信任飞行员,还是信任飞机工程师?如果在此回答“是”,那就难以理解了,有几位乘客知道飞行员和工程师是谁?他们有什么表现让你觉得他们是值得信任的?也许有人说是想信航空公司的品牌和飞机的质量,那么,已经失事的飞机有几架不属于知名品牌的公司?在绝大部分人对飞机技术一无所知的现实情况下,有什么理由相信飞机的质量是没有问题的?

  看来,相信飞机不会出事与飞机没有关系,与驾驶员也没有关系,与航空公司品牌更没有关系,总之与“他”没有关系,那与什么有关?与“我”有关系,因为这是“我相信”的。相信什么?相信自己,相信心中那个会一路平安的判断和感觉,相信自己的信心。

  信任跟别人没有关系,信任与自己有关。当信任的对象在自己的视线之外,大部分人会同意这个说法。比如,飞机、工程师、飞行员,都是在我们的了解之外,信任他们其实是信任自己。但是。当信任对象在自己的了解范围之内,有人就不一定认可这个观点了,他们会坚持地认为是否信任取决于对方。

  那我们浏览一下诸葛亮七擒孟获的故事。诸葛亮第一次擒孟获后,孟获说:“山僻路犯狭,误遭汝手,如何肯服?”并答应如果诸葛亮放了他,再次被擒便肯降服。很快,他再次被捉,可他认为:“乃吾手下之人自相残杀,以致如此,如何肯服?”还信誓旦旦地说:“若丞相再擒得我,那时倾心吐胆归降,并不敢改移也。”到第三次被擒,他又有了新的理由:“此乃天败,非吾之不能也。如何肯服?”他还要同诸葛亮决战,“那时擒得,方才死心塌地而降。”话是这么说,第四次被擒,孟获并不死心:“吾虽是化外之人,不似丞相专施诡计,吾如何肯服?”还拍胸脯保证:“若丞相再拿住吾,吾那时倾心降服,誓不反乱。”等到第五次被擒,孟获耍起了无赖:“要杀便杀,只是不服!”他要重整兵马,与诸葛亮共决胜负,若再次被擒,“吾汉子子孙孙,倾心服事”。谁知第六战孟获又被擒拿,他再次不讲道理:“此是我等自来送死,非汝之能也。吾心未服。”再次保证如果下次被捉,“吾方倾心归服,誓不反矣。”第七次被擒,孟获终于被诸葛亮感化:“某子子孙孙皆感覆载生成之恩,安得不服”,并垂泪谢罪:“丞相天威,南人不复反矣!”

  孟获数次言而无信,到后来竟然蛮不讲理,按照信任取决于对方的逻辑,按照我们今天的信任标准,孟获是大骗子,绝不可信,可是诸葛亮相信能够再次擒拿孟获,相信他最终会诚心归降,不怕多次放虎归山,诸葛亮还相信孟获是让南方安定的主要人物,当长史费纬建议安置官吏与孟获一起管理时,他没有采纳,认为外人只会给南方带来麻烦。于是,诸葛亮没有安置一人一兵,所夺之地,尽皆归还,还是让孟获行使权力,独掌南疆。

  诸葛亮的信任与孟获的表现有什么关系?如果讲有关系,孟获的食言只能让他越加不信任,可他还是对孟获的归降深信不疑,每一次释放孟获,诸葛亮的信任与“我相信”有关,与孟获留给他的印象毫不相干,“我相信你”,是“我”信任“你”,主动权在“我”身上,“你”的表现动摇不了“我”的信任。

  为什么人们**惯于将信任的决定权交给别人?为什么人们总是把受骗的原因推到被信任者的身上?当你随着以下的模式去体验的时候,就会对此有新的认识了:人们互相信任是因为创造,人们敢于信任是基于心中的无惧,信任的表现方式是放弃控制。

查看更多关于【组织管理】的文章

展开全文

图片推荐
推荐栏目
今日热卖
你可能感兴趣
发表评论
0评